主页 > 丽都娱乐登录 >

从24岁到38岁 广州仔坚守“祖国眼睛”三门岛

发布时间:2018-08-16

谢又辉上山巡岛 广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洋网讯位于广东省大亚湾与大鹏湾交汇处的三门岛一直以“南中国咽喉”的军事地位被记载在史书中,它扼守着香港从东北方向经广东往福建、浙江、台湾的水路咽喉,被军事学家喻为“祖国眼睛”。

从24岁到38岁,广州仔谢又辉把自己“钉”在三门岛上。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14年来,驻岛官兵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他坚守至今。现任广东边防总队三门岛边防派出所正营职干事的他曾获评全国公安边防部队“爱民固边先进个人”,并被授予卫国戍边金质纪念章。

驻岛官兵:人人都是“多面手”

这是三门岛夏日一个寻常的傍晚。码头附近的凉棚下,谢又辉正就着灯光拿着电推剪帮村民林贞农理发。“‘辉哥’,又在帮人理发呀。”抱着渔网路过的村民见状打了声招呼。

由于海岛与陆地接驳的交通不便,村民坐飞艇上下岛成本高。三门岛没有专门的理发店,谢又辉便义务帮村民们理发,成了岛上的“雷锋剪”。

目前,三门岛边防派出所辖区有妈湾、北扣、小三门3个自然村落。坚守在此的近十名边防官兵,是岛上唯一的治安防控力量。从1985年广东边防总队惠州边防支队接管治安勤务以来,三门岛边防派出所已创下驻守33年零刑事案件,连续15年零发案和连续11年岛上村民的安全感达到100%的骄人纪录。

在村民眼中,驻岛官兵都是“多面手”:每年春节,村民们下岛过年了,警官们就是海岛留守人和大管家;有船只经过时,他们上船盘查,以防走私;发生争执时,他们做调解员,化解纠纷;有人溺水、船只搁浅、游客被困、遭遇火灾和台风等灾害时,他们又是救援队,解困救危。

笑容憨厚、性格沉稳的谢又辉是三门岛的一张活名片,也是派出所“爱民固边”工作最好的践行者。

谢又辉是广州市白云区太和人,2002年大学毕业后,成为广东边防总队惠州边防支队的一名现役警官,并于2004年9月调入三门岛边防派出所。十四年如一日的坚守,让谢又辉对岛上的情况了如指掌。村民们见到他,都会亲切地叫声“辉哥”。其实,从2006年下半年起,只要谢又辉打报告申请就能离岛,但他一次次都把自己“钉”在岛上。“总得有人留下来。再说,做好本职工作是我的责任。”他朴实地说。

守岛生活:喝地下水靠柴油发电

面积不足5平方公里的三门岛距离惠州陆地约18海里,至今仍然不通水、不通电。驻岛的生活苦吗?“喝的是地下水,用电靠柴油发电,电压经常不稳。”谢又辉说,之前派出所营区在三门岛北面的北扣村时,能不能打篮球,得先爬上半山腰的水塔看看有没有水洗澡。

三年前,派出所搬到了西面妈湾村的新营区,情况有了改善。但今年枯水期长,岛上淡水吃紧,饮用水井水位下降,生活用水蓄水池也快见了底,大家排队轮候打水。为了节约淡水,生活用水能用海水替代的都用海水,连煮鸡蛋的几碗水都要省,要跑去海边打海水煮。

“遇到台风多发季节,半个月吃不上肉和菜是常事。”谢又辉说,守岛的日子里,他和战友们吃得最多的是三门岛的“老三样”——花生、土豆和咸菜。每次下岛的机会,战友们都格外珍惜,返岛时都会顺道扛一些物资回来储备。

如今,每两个星期一次的轮休,只要海上风浪不大,谢又辉都会选择回广州看望家人。“从三门岛坐‘大飞’(摩托快艇)十几分钟到深圳东涌,搭公交到南澳再转车至罗湖汽车站,乘动车回广州东站,再转两趟公交到家。”算上来回路途时间,谢又辉最多只有3天半能和家人在一起。

“2007年结婚后,我老婆在惠州澳头住了三年,后来带着女儿一起回到了广州。女儿10岁了,这次趁着放暑假上岛来看我。”说起老婆孩子,谢又辉一脸幸福,“她俩都很支持我。”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